字神起源
THE STORY BEHIND

從英文被當,到英文名師
一路苦讀、背破牛津字典,
最終獲取美國名校獎學金,
回故鄉『台灣』創辦字神

一個從台灣技職體系英文被當的學生,後來一路苦讀把牛津字典背破,熟讀五套英語百科全書,以托福與GRE近滿分的成績,獲得美國兩所名校主動授與全額獎學金,並取得美國長春藤名校聯盟,賓夕法尼亞大學英語教學碩士,成為台灣首位被中國延攬,擔任北京新托福老師。


背字典並整理百科全書

回想起當年,我跟許多同學一樣,從國中英文水平開始學習托福,每天都十分辛苦的準備著考試,而自己,也因為家裡環境並不寬裕,所以過程中,心中更背負著多次花著父母辛苦工作賺的血汗錢的壓力,讓我一秒也不敢懈怠,每天的補習生活,就是固定吃著南陽街的一家麵攤。

想起準備考試的艱辛與家人給予的壓力,我內心常倍感焦急、十分無助,更數度徘徊在放棄出國的邊緣中,大家說男兒有淚不輕彈,而我,卻不只一次讓淚水從臉頰滑落,數度哽咽不止。隨之而來的,更常常懷疑著自己,到底是不是出國和學好英文的料?就只為了一個不知能否完成的夢想,也知道自己底子差,所以我選擇咬緊牙根地背下了牛津字典,字典也因我不斷翻閱的關係,破了無數次,我也仍舊不捨地把它粘了又粘,就是憑著這股傻勁,我不斷努力地重複著這個『背字典』工程。

準備托福期間,我也發現,縱使感覺英文進步很多,但考試成績卻一直不如預期,沒有太明顯的進步,針對這部份,我也苦思了許久,有一天豁然明白,其實就是缺乏英文背景知識的關係,考試一遇到陌生的主題,就等於送分給它了。但對老外來說,背景知識是「生活常識」,而我們台灣同學的學習背景,卻沒有這些「常識」。而我在補習時,也常常納悶地想,這麼重要的英文知識,為何沒有老師教呢?補習班每週就是重複著模考、模考講解,而講解也只是補充字彙與文法,平圴兩週,也讀不到一篇天文學,導致大家每次只要考到不擅長的領域,就必敗無疑。例:聽力考到天文學。

我想,既然沒人教這些英文知識,就由我來開始吧!不然學生只能靠自己作題時才慢慢累積實力,真的太沒有效率、太慢了!當下我也下定決心,就走最笨最傻的路:〝重頭開始學起〞這些百科知識。我看遍了各英文百科全書,以英語百科全書為『經』,歷年考試考點為『緯』,開始著手整理編寫『背景知識大講堂』講義和『橘寶書』,希望藉此幫助和我一樣辛苦無助的學生。

然而,知識實在浩瀚,許多英文知識翻成中文都很難理解,我也終於知道為何沒有老師教了。七年過去了,沒有人知道我在忙什麼,大家只覺得我是個在家不願去工作的米蟲,旁人也已幾乎沒有人相信:一個從台灣技職體系出身的孩子,英文破到被當的學生,有辦法出國念名校、上台教英文。這一切我忍住了,我想,既然是自己選的路,就要勇敢地去走完它,心裡也有個聲音告訴著我,如果連自己都放棄了自己,那就真的被全世界放棄了。

勇於挑戰、永不言敗
You must do the thing you think you can't do.

康峻騰 康老師

最笨最傻的路,常常是最佳的路

當時我心想,只靠自己作題慢慢累積實力,真的太沒有效率、太慢了!而既然沒人教這些英文知識,那就自己來吧!所以我下定決心,選擇走最笨最傻的路 - 【重頭開始學起】百科知識。於是,我熟讀英文百科全書,漸漸地,我不但發現世界上的知識實在浩翰,而且,許多英文知識即使翻譯成中文,都很難理解。我也終於知道,為何沒有老師教了。這段過程,成為我日後著手整理『背景知識大講堂』和『橘寶書』的契機。我希望能藉由有系統資訊整理,幫助和我一樣辛苦無助的學生。

就這樣,背字典、看百科全書、上課補習……七年間,沒有人知道我在忙什麼,親友們只覺得我是個在家不願工作的米蟲。面對家人的期待與親友們質疑的壓力,這一切我都忍下來。因為,這是我自己選的路,要勇敢地走完它,心理也有聲音告訴我,如果連自己都放棄了自己,那就真的被全世界放棄了。

錄取長春藤名校

獲得這個工作機會的當下,內心是百感交集的!因為埋首苦讀的這七年裡,沒有人相信:一個從台灣技職體系出身的孩子,英文破到被當的學生,有辦法出國念名校,甚至還能上台教英文。回想起這段漫長而孤獨的旅程,以及那無數個挑燈夜戰的夜晚,有句話一直引領著我:【沒有一種幸福的背後,不站著一個曾經咬緊牙根的堅定靈魂。】至今,這段話仍深深引領著我。是的,幸褔不在於有多少錢或多好的物質,幸褔,是爭取來的、是達到目標的充實喜樂。

沒有一種幸福的背後不站著一個曾經咬緊牙根的堅定靈魂。

成為北京名師

七年後,我苦讀背破了牛津字典,熟讀五套英語百科全書,以托福與GRE近滿分的成績,獲得美國兩所名校主動授與全額獎學金,並順利取得美國長春藤名校『賓夕法尼亞大學』英語教學碩士,成為台灣首位被中國延攬,擔任北京的新托福名師。

還記得在北京任教的時侯,心裡有著很大的壓力,因為,我所代表的不只是康老師而已,而是整個〝台灣〞,北京的老師們都想看看,台灣來的老師究竟實力如何?所以,我比他們都拼,天天準備到凌晨才睡覺,每天早上七點,準時去叫北京清華大學旁的麥當勞起床開門。過程中我一點也不懈怠,因為全中國最強的名師,都集中到了北京比武論劍。這裡是個講實力,競爭超強的地方,即使是名校背景的老師,上課表現也皆由每位學生來給評分,只要評分一差,沒有第二句話就立刻請你下臺。

就是在這樣的環境與壓力下,綀就了我對各英語考試的分析與解題功力,知道要如何跟同學們分享,備考關鍵的學習心法。而過程中更十分幸運地,讓對教學要求極高的北京同學們,給了我近滿分的評價,分數甚至超過了副校長級的一線名師們。這次,我沒有讓台灣丟臉,學生不僅喜愛我的課,也對台灣充滿了正面好奇的心理,同學們都覺得台灣人,英文都很厲害,不愧是開放早的寶島。

我行,你們一定也行

從美國畢業後,雖然北京的學校力邀我回去教學,但我選擇回來台灣!原因很簡單,因為我看到了台灣的同學,成功申請在國際名校的人數愈來愈少。也因為看見了台灣在國際競爭力愈來愈下滑。更因為我希望能對我的故鄉能有貢獻,希望我的故事能讓台灣的學弟妹們知道,我行,你們一定也行。
最後,把"字神帝國英語學院校訓" 與大家分享:
You must do the thing you think you can't do.
勇於挑戰、永不言敗。
字神帝國英語學院 創辦人『康老師』筆